1964年,霍梅尼被巴列维王朝流放。他流亡14年做了什么?

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,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建立了独特的国家治理机制。 目前,伊朗已经走过了40年的历史,国内总体稳定。我们不得不说霍梅尼应对这一切负责。 背景霍梅尼是一所宗教学校的伊斯兰传教士。当巴列维王朝没有在伊朗建立时,宗教气氛非常浓厚,伊朗人相信什叶派。 霍梅尼先后在神学院担任教师,期间他形成了自己的理论,被称为伊斯兰教的最高大师。 伊朗的什叶派非常强大,但在巴列维王朝建立后,世俗化得以实施,这导致了与什叶派的冲突。 1961年,伊朗宗教领袖阿亚图拉赛义德侯赛因布鲁杰迪去世。阿亚图拉阿布·卡西姆·卡沙尼继承了他的王位,但第二年他也去世了。 现年61岁的霍梅尼成为伊朗的宗教领袖 然而,巴列维王朝在伊朗实现了现代化,反对宗教势力,因此伊朗宗教势力仍然处于保守的地位。 然而,巴列维王朝的末代国王穆罕默德·礼萨·巴列维(Mohammed reza pahlavi)发起的“白色革命,加剧了与宗教阶级的矛盾。 1963年1月,巴列维国王宣布实施“白色革命”,这是伊朗的现代化改革。 改革涉及广泛的问题,包括土地改革、森林国有化、国有企业利润的私人所有权、赋予妇女投票权、甚至允许非穆斯林担任政府职位和实行西方化制度。 然而,这违反了什叶派伊玛目的利益。 霍梅尼为回应巴列维的改革举行了一次宗教会议。很快霍梅尼公开反对国王的改革计划。巴列维甚至派部队到库姆向他施压,甚至批评伊玛目在该国的行为。 霍梅尼并不害怕,但与八名伊朗什叶派高级学者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,指责国王违反宪法和破坏国内道德。他甚至认为巴列维王朝是美国和以色列的走狗。 在1963年的阿舒拉节上,霍梅尼向法耶兹神学院发表演讲,认为巴列维国王与历史上的暴君耶齐德一世(Yezid I)一样,并警告国王,如果他不改变,总有一天人们会让他离开。 霍梅尼公开指责国王两天后被捕。伊朗各地爆发示威,造成许多伤亡。 巴列维国王意识到宗教太强大了。五个月后,巴列维释放了霍梅尼,但将其软禁。 沙阿·巴列维(Shah Pahlavi)当时与美国交了朋友,甚至给予在伊朗的美国军事人员外交豁免权。霍梅尼表示反对。他再次指控国王与美国勾结,并将其视为投降协议。 霍梅尼再次被捕,被拘留了六个月。 在此期间,巴列维对霍梅尼并不了解。他想处决霍梅尼,但不敢 如果巴列维处决霍梅尼,伊朗将会发生内乱,巴列维的改革将会毁于一旦。 霍梅尼获释后,伊朗总理曼苏尔接见了他。曼苏尔想说服霍梅尼与政府和解,不要敌视巴列维,但霍梅尼不同意 曼苏尔生气了,扇了霍梅尼两巴掌。 然而,曼苏尔两周后被暗杀。根据数据,暗杀是宗教力量的报复行为。 巴列维国王对霍梅尼在流亡中的固执态度也很无奈,但他认为只要霍梅尼在伊朗呆一天,就会有不稳定的因素。 霍梅尼后来再次被捕,因为他再次反对国王。 被捕后,巴列维派出军用飞机将霍梅尼流放到土耳其,这是为了让霍梅尼在国外自谋生路。 毕竟,霍梅尼已经60多岁了 然而,霍梅尼有许多追随者。到达土耳其后,他是第一个拜访情报官员家的人。 但是土耳其也是一个世俗国家,与美国有着良好的关系。 土耳其不能长时间接纳霍梅尼。 霍梅尼也意识到这一点,并决定去伊拉克纳杰夫,那里有什叶派定居点。 所以1965年霍梅尼来到伊拉克纳杰夫 霍梅尼继续受到伊拉克什叶派宗教人士的尊重。在伊拉克的13年里,他不仅宣布了自己的宗教观点,还传播了宗教。 但是在1978年,当时的伊拉克副总统萨达姆·侯赛因要求霍梅尼离开伊拉克。 因为霍梅尼在伊拉克的活动给伊朗和伊拉克的关系带来了矛盾。 霍梅尼不得不离开伊拉克,他面临着无法返回的国家。 然而,霍梅尼后来来到法国郊区诺夫勒。霍梅尼去了法国,没有寻求政治庇护。 法国无法拒绝霍梅尼的到来,随后法国总统斯坦派人去伊朗讨论是否接纳霍梅尼。 伊朗国王拒绝了法国驱逐霍梅尼的提议。如果霍梅尼被驱逐,他将继续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3A.cc彩票区活动。 当许多追随者在法国拜访霍梅尼时,他在巴黎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。 此外,一些西方记者也采访了这位传奇的宗教领袖,霍梅尼的威望在当时达到了顶峰。 论流亡中的霍梅尼,他的宗教治理理论已经逐渐变得清晰 他在伊拉克发表了许多宗教演讲,放弃了他以前的一些理论,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宗教治理理论。 他出版了一本名为《伊斯兰政府》的书,从那以后,这本书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和影响。 在这本书里,霍梅尼阐述了他自己的治国理念 综上所述,霍梅尼经过十多年的流亡和反思,认为伊朗社会的法律应该只由真主的法律(Charillat Law)组成,包括所有“人类事务”。他认为“人类生活”的每一个“主题”都应该受到教育和规范。 霍梅尼还在他的书中指出:查里亚特法或伊斯兰法是最合适的法律。政府官员应该了解这项法律,伊斯兰法学家和法基应该研究伊斯兰法律。 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应该是法切赫(Faqeeh),他在伊斯兰法律和法理学方面“比别人更有知识”,拥有全面的智力和行政能力。 他认为“声称代表大多数人民”的君主统治或议会在伊斯兰教中是“邪恶的”。 这本书指出,宗教统治制度对于防止强者对穷人和弱者的不公正、腐败和压迫以及违反伊斯兰法律和查里亚特条例是必要的,对于瓦解非穆斯林外国势力的反穆斯林影响和阴谋也是必要的。 霍梅尼否认了他以前在这本书里关于“有限君主”的概念。 霍梅尼继续施加影响。伊朗甚至说霍梅尼出现在满月上。他的追随者竭尽全力使霍梅尼的地位不可动摇。 可以看出,霍梅尼流亡14年来没有闲着。他不断思考自己的理论,不断创造动力,不断引导国内教派成员战斗,为日后重新掌权奠定基础。 欢迎所有读者批评和纠正我。版权属于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